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鞋子 » 正文

口述:14岁东莞小姐讲述东莞服务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5 16:31:07  

《焦点访谈》曾报道称管不住的“莞式服务”。 央视记者暗访了东莞的五个镇,都发现了或明或暗的色、情服务,在这些色、情场所中,东莞的色、情服务有特别的流程,明明是一种非法色、情活动,在当地为何会成为“特色”?所谓的“莞式服务”到底是什么特色的服务呢?

2014年2月9日上午,中央电视台《新闻直播间》曝光了东莞市多个娱乐场所存在卖、淫、嫖、娼等违法行为,让有“性都”之称的东再次成为风暴中心。莞式服务,是东莞色、情业的特称,坊间称之为“iso”。是以传统性行为方式以外的性、交体验为主。
 

口述:14岁东莞小姐讲述东莞服务

来东莞第一天,媚儿被接待她的培训师要求当着其他技师和部长面脱光,转圈看,测量三围,还要试手感。媚儿说她14岁出道,在这行里头长大成人,10年来,从一座城市漂泊到另一座,有时跟着客人走,有时自己走,最终她留在东莞。

据悉,录取时酒店向每个女孩收取1000元的管理费,工作后每个钟收取25%至30%提成。除此之外,罚款细则多达几十条。

女孩们的吃穿用度必须在酒店买,大到工装、鞋子,小到推油、安全套、牙膏、口香糖,平均每月四五千块。安全套3元一只。

为了防止技师偷偷从外面买同款,某个灵光一闪的部长决定成箱购进带编码的,一次买一个号段,上钟前检查,套子编码不符,罚1000块。

因为扫黄失业后,上百名东莞女技师聚集在一起向老板讨薪。据悉,一周前,她们失业了。失业那天,另一个女孩楚楚正在上钟,傍晚5点,她从五楼带着客人下来,酒店已经空了。只剩一个监钟员等在门口。

第三天晚上,由于老板给部分女孩发了一笔钱——尽管与她们应得到的欠款相比,那是很小的一笔——就像东莞的色情流水线一样,讨薪队伍戏剧性地瞬间瓦解了。

有人领到500,有人领到3000,最多的一个领到6000,另外一半的女孩没领到钱。没有理由。靠着分配不均,老板成功地把矛盾转移到了女孩内部。

怀疑的目光落在每个人身上,讨薪时和经理打麻将的3个女孩率先中枪。然后是媚儿、阿简,她们认识记者,所以也可能是内鬼。微信群里的亲密一去不返,女孩们纷纷退群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