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家具 » 正文

男子口述:“闪客”婚姻的痛与悔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5 16:15:00  

 (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:凤凰网)

  故事人物

  本故事涉及到AB两个家庭。

  A家庭成员:丈夫王涛。妻子程舒,与王涛同班同学同岁,某区公务员。孩子5岁半,今年9月初即将步入小学。

  B家庭成员:妻子李静,与王涛、程舒同为高中同班同学,名校毕业,曾为王涛公司高管。丈夫高捷。孩子5岁10个月,今年9月初也将步入小学。

  (注:为保护被采访者权益,人物皆为化名)

  故事前情

  王涛愿意把他的故事奉献出来,带着想得到救赎的心情。这么多年来,因为他,两个家庭里的每个人,都受到了深深的伤害,除了当事人,还有他们的父母、孩子。他说,是该给人生一个交代了。从不愿在媒体上抛头露面的他,头一次面对记者说出了自己的痛与悔。他有一个希望:那些闪婚闪离的人,看了他的故事,能够多些责任,多些担当。那他也算做了一件功德。

  倾诉人:王涛,33岁,装修公司老板

  采访时间:6月23日下午

  父母打压下,我和班长牵手

  如果用“越……越……”造句的话,我的就是越压制越叛逆。对学业如此,对感情亦如此。

  之所以说我的高中恋情遇到白色恐怖,那是因为程舒父母的大力压制,而他们碰到的是我的叛逆,所以,那场恋爱就非谈不可了。

  程舒是我们班长,很得老师欣赏,而且是我们那一届中考探花。但我是不入老师法眼的,我跟程舒不是一类人。之所以能走到一起,是我那有点权势的父母经常给班主任吹风,说希望得到更多帮助。

  老师还是很上心,亲自给我补课,还并不奏效。于是调换座位,我挨着班长坐了。班长很傲气,知道目的却偏偏不理不睬。而我,更不会为几道破题低声下气。不会做,但我依然有骨气。

  也许是我那份与其他男生常讨好她的嘴脸不同,反让她心怀恻隐。她居然主动提出来:放学别走,我给你讲题。

  冬天黑得早,一道题翻来覆去讲很花时间,几道下来,时间就从指尖溜走了,几门课下来,天都黑透了。心存感激,我主动提出送这个女孩子回家。

  说实话,路上我们连玩笑都没开过,说的不是语文就是数学。但不巧的是,被她父母碰到了,而且不是一次。

  她父母非常彪悍,给我父母打电话,说她女儿是考清华北大的苗子,不能让我这个坏小子把学业搞差了。还给老师打电话,希望把我们分开坐,不能让我耽搁了她。冤枉啊!

  我们分开了。但是,我们再次正视对方时,抬眼的瞬间,我从她的眼中读出了同病相怜,而我,再次看班长时,才注意到她真的漂亮,身材也窈窕。可叹以前只看到了她的成绩与傲气。

  人生的初恋登场了。感谢她父母的成全。

  闪婚:婚礼上,同学们都哭了

  没恋爱时,心里没鬼,根本就不用装,堂堂正正地该做什么就做什么。恋爱了,而且是在高中阶段的早恋,在父母的严密监视下恋爱,那就必须得装,免得被父母发现千刀万剐。

  我恋爱挺激发雄心壮志的,不想让对方低看学习努力多了。但女孩子就不同,她的成绩下滑得厉害。后来我才知道,她上课走神,下课写诗,再也不是班上第一军团阵营里的尖子生了。

  虽然我们那时真的没怎样,没有时间也没有地点,但是每天都能看见对方,一起做操,一起做卫生,放学还能一起走一段,有个理由就互相交换小礼物,说着彼此都当真的情话,已很销魂。

  有一天,她没来上学。我很心慌。第二天,还是没来,我更是心慌慌。逃课去她家楼下,喊了半天名字,她才开窗户示意我上去。父母上班了,她的嘴肿了。才得知,因为发现了她写给我的情诗,被父亲打了。

  我急得不知如何是好。赶紧跑回家,杀到厨房,削好两个梨子,放在榨汁机里,榨了一杯梨水。从我家到她家,不算远的路程,几乎是小跑过去的,但,杯中的梨水已被荡出,所剩不多了。看见她喝完,我才走。

  回忆从前,真的恨自己。一个中考探花,因为和我的恋爱,居然只考进了杨家坪一所大学,清华北大只能是今生梦了。而我,考进了重大。

  大学期间,她会因为我不起床吃早饭,就去杨家坪买最好吃的包子,赶早班车到沙坪坝看着我吃下去,再回校上课。

  大学期间,她的父母还是恨我,认为是我把他们女儿拖下深渊的。

  但我们相约,毕业就结婚,让大家看看,我们是最幸福的。

  我们是高中班里唯一成功的一对,也是最早结婚的一对,拗不过我们,她的父母还是参加了婚礼,但那都是为了撑面子。

  婚礼上,好多同学都哭了。不少女生说,这才是风雨后见彩虹的爱情,这才是爱情的经典场面。其实那时,很多同学都才开始第一次恋爱。

  闪离:我和老同学莫名的暧昧

  我是学建筑的,仗着父母有些关系,毕业两年后就自己开装修公司了,在全民装修如火如荼的日子里,我还是赚了些人气与财气。

  程舒呢,直接考公务员,顺理成章进了机关。我的岳父岳母,看到我还有些出息,也不再冷眼冷语了,何况,我们有自己的小家。

  程舒怀孕。那年底,我们的儿子降生了。我承认,我还没来得及准备好当爸爸,就赶鸭子上架了。我不大受得了孩子半夜啼哭,忙了一天回家只想清清静静睡一觉,也不愿意在休息时,有人来打断我的魔兽世界,那是我唯一放松的游戏。而事与愿违。家里突然来了岳父岳母,他们说,帮着照顾程舒,帮着带孩子。

  我又听见他们的骂声了。他们指着程舒说:我们把你当公主养,在家不让你做一点事,你嫁给他居然当起了老妈子?!你还在休产假,怎么可以洗冷水?事后得知,程舒在卫生间帮我洗内裤,被她妈发现了。

  这样的吵天天都有,很烦。

  而此时,公司一位高管被挖走了。我失去了左膀右臂,着急再去招人。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是,我的高中同学,毕业于川大的李静来了。她此前也做建筑,而且刚好产后复出。

  当年,我跟她还比较聊得来。现在既是同事又是老同学,能聊的话就更多了。家里的郁闷也讲给她听。

  我说过,我是个越压制越叛逆的人。开始,我和李静真的没什么,苦闷之中一个聊友而已。但当程舒得知我们偶尔还在外吃吃饭,聊聊天后,就开始怀疑。

  本来我光明磊落觉得什么也没有的时候,是程舒的骂提醒了我:你是不是嫌我生了孩子身材走样了?李静那个狐狸精虽然保持得好,但还不是塑身衣裹出来的?!

  第二天,我再次见到李静时,发现她确实身材不错,比上学时丰满有味道了。那天晚上,我鬼使神差地请她吃饭,吃完送她回家。可车一停,我就鬼使神差地抱着她了。

  次日上午,程舒要带儿子打疫苗,让我去接他们。开了不到200米,程舒就从后座上取出一样东西挡住了我的视线。

  李静的胸罩!完了!第一次就被发现了!

  程舒当时就抱着孩子喊下车,一路狂奔回家。我跟着追上去。

  程舒说:你必须答应离婚,否则我就从23楼带着孩子跳下去!没有一点余地,连解释都不想听。为了他们母子的安全,我千不愿万不愿地答应了。我岂是想离婚,只是偷腥而已,哎。

  当天下午,我们就去民政局办离婚了。

  我的这位班长前妻,真是刚烈得少见。

  被父母骂奸夫淫妇,我的茫茫复婚路

  我妈给程舒跪下请求她看在不会说话的儿子份上,不要离婚,程舒却心如磐石。我理解她,一个从学生时代就跟着我的女人,一个很有潜力考清华北大的女人,为了我什么都舍弃了,而我的回报却是如此龌龊。

  李静呢,她居然真的喜欢上我了。觉得我因为她而离婚,很愧疚。等在北京读博的丈夫高捷一到家,就宣布离婚。李静说了自己的背叛,高捷十分无语,签字了。其实我和李静的关系,一直说不清道不明。虽然她早离开我公司,但那次车内事件,把我们拉到一条船上,也保持着不清白的关系。但要说爱吧,还上升不到那个高度。她希望能和我结婚,可我怎么能犯众怒娶她?我的老父为此,已气成了肝癌。

  两个还不满1岁的孩子,自然都给了有过错的一方。我的妈妈心疼孙子,一直帮我带。退休前她是某区妇联干部,一直对外封锁消息,很少人知道我离婚了。她一直都想有一天我能复婚。所以,她老人家对我说的话就是两句:“你们这一对天杀的奸夫淫妇,害得两个娃儿好苦,一个没妈,一个没爹!”“这辈子,你这个儿子我都可以不认,何况那个女人!我不死,你们就别想结婚。”

  我思前想后,还是想复婚,因为前妻一直记挂着孩子,而我也想要个完整的家。就算给父母一个交代,给孩子一个交代。但我又不知该怎么做,虽然前妻没有结婚,但是她真的也想复婚吗?李静怎么办?请你们联系专家帮帮忙。

  专家观点

  请重新追求你的妻子

  Q:我怎么才能回家?

  A:你不要以为你回家是发慈悲积功德,也不要以为你想回家就可以回家。你要是真想回家,就要重新追求你的妻子,重新获得她的心,找回你们之间的感情。她曾是那么爱你,而且也记挂着孩子,还是独居。记住,这是爱的回归,不是发慈悲。

  用钱了断和李静的关系

  Q:我虽不爱李静,但她为我也耽搁了这几年,我和她该怎么了断?

  A:钱不是万能的,但钱能弥补你对她这几年的耽搁,而且,钱是你辛苦挣来的,只有出了血,你才能记住教训。她要你就尽可能给。还要记住,尽量一次性给付,不能分期付款,免得再生牵连。如果李静的丈夫还在等她,请她复婚是上上策。因为有了孩子,作为成年人,永远都要保护未成年人,把孩子的利益放在首位。还因为,已经错了那么多,那么在孩子这件事上,请你们都做对一次吧。9月份就要开学了,希望你们的孩子一手拉着爸爸,一手牵着妈妈,欢歌笑语去报到去上学。

  (咨询专家:重庆师范大学心理系教授、家庭婚恋专家周小燕)

  王涛有话说

  1.想告诫那些还在脚踏两只船的男人:自己的正确或错误,唯有经过时间的检验。不要给自己的婚姻增加麻烦,那样,所浪费的不只是时间,还搭上生命。

  2.刚看完《三国》,想起老话:勿以善小而不为,勿以恶小而为之。我当初以为只是一次出轨,妻子不会知道,哪知却造成终生大错。生活没有侥幸。

  好昕好意

  你的态度,左右了书的厚度

  在王涛的故事里,有几个地方值得注意:

  关于早恋。如果你不想自己的孩子早恋,那就请不要在他们面前过于强化概念。不论你支持早恋,还是用各种办法杜绝早恋,你的行为都只是在为词解早恋做注脚,因为早恋一个鲜明的特征就是:父母极力反对,但却无能为力。

  关于闪婚。得不到家长祝福的婚姻,或者不全是你的问题,也不全是家长的问题,但总有问题,值得你再斟酌。毕竟,婚姻的珍贵还在于父母的祝福。

  关于闪生。很难想象只有一方做好准备当妈,但另一方还依然是个来打酱油的孩子。那么,那个婴儿的到来,必将是两个大人的灾难。

  关于闪离。受了天大的委屈,也要有志气说我还可以站起来。但面对那个嗷嗷待哺的孩子,面对那个战战兢兢并非十恶不赦的丈夫,请三思。有些人的成长,需要像合订本那么厚的教科书。你的态度,左右了书的厚度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